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07

分卷阅读207

    的雪白花瓣,不由得笑了笑,蔼然一叹:“原来梨花已经开了。”

余光瞥见床上的另外一人,徐九微眸光猛然滞住。

魏谨言还未醒来,双眼紧闭,白色的发如同雪一般铺撒在枕边,俊美的面上带着一丝恬淡的浅笑,即使是睡着了也未散去,一缕微光透过窗棂落在他的脸上,更衬得他那张脸宛如温润的美玉。

说起来,不论过了多少年,每次看到这厮的皮相,她都觉得分外赏心悦目啊。

指尖轻轻在他的面颊上戳了戳,他仍然沉睡着未醒来,看得徐九微不禁玩心大起。

她故意捏住他的鼻子,他依旧不醒。

怎么捉弄他,他好像都没有反应。

“睡得这么死?”她趴在床上,疑惑地看着始终没有醒过来的魏谨言。

转念一想,他这几日整天都被某个好动的小鬼缠着,可能太累了也说不定。

她轻哼一声,看着这张好看得人神共愤的脸,眸光一转,俯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亲。

“啧!”

咋了咋舌,感觉偷亲的滋味还是挺不错的,她又忍不住低头触碰了下,不过这次还未完全触及,原本睡着的人突然上前主动吻住她。

下一刻,天旋地转,她已经躺在了他的身下。

被吻得气喘吁吁后,她终于被放开,没好气地瞪着上方的人:“你……你干嘛装睡着了?”

魏谨言一手撑着额角,侧卧在她身侧,似笑非笑地道:“我还没说你偷吻我呢。”大概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暗哑,听在耳中莫名有种撩人心弦的感觉,她禁不住红了脸。

“又想到什么事儿了?”他一手挑起她的下巴,唇齿间溢出几声低笑。

徐九微:“……”

她就知道,这朵黑莲花绝对是故意的!

徐九微霍霍磨牙,恨不得咬死他,这么想的时候,她真的在他的肩头咬了一口。

他仅着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里衣,她用的力度并不重,不觉得疼痛,反而酥酥痒痒的,他忍不住叹了口气:“阿九,你是故意的?”

“嗯?”她不解地眨着眼睛。

“真是要命。”

他扶额,轻笑着再次吻住她,而且半点都没有留情的意思。

“你你你……你怎么又来了……”

“呵呵,难道不是阿九故意撩拨我?”

“胡说!我哪有撩拨你……”

……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天光大亮,徐九微看着身边那个白衣白发,宛若谪仙的人,恨不得把一口银牙咬碎。

这厮根本就是朵披着人皮的黑莲花,还是会吃人那种!

“夫人,你再这样看着我,是不是今日都不准备出房间了。”察觉到她的视线,已经换好衣服的魏谨言含笑看过来。

徐九微唰地把头扭回去,眼珠摆得无比端正。

见状,魏谨言无奈地笑笑,走过去牵着她出房间。

穿过丛丛梨花树,到了前厅时,还未走近就看到苏放鹤跟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抓耳挠腮,正在石桌前与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小童对弈,边下还边叫着:“不行不行,你不能吃掉我的黑棋!”

“叔公,你又耍赖。”小童清越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哪、哪有!我什么时候耍赖了。”

似乎最近的清晨总是能看到这样一幕,徐九微额头满是黑线,冲着还在跟苏放鹤据理力争的小童喊了一声:“阿凌。”

小童,也就是魏凌,今年五岁,魏谨言与徐九微的孩子。

听到自家娘亲的声音,他规规矩矩放下棋子,拂了拂袖间的褶皱,方才温温雅雅小步走到徐九微和魏谨言的身边,一张雪玉似的脸上五官精致,与魏谨言如同一个模子刻出的。为此苏放鹤经常吼着这两父子就是一只老狐狸,一只小狐狸。

“娘亲,爹爹。”

魏凌仰着小脸乖巧地唤了两声。

“与叔公争什么呢?”魏谨言一手牵着徐九微,一手牵着魏凌走进石亭,看到棋盘上那下得惨不忍睹的黑棋后不由得笑着摇摇头。

提到这件事魏凌就满脸严肃,低声道:“叔公老是悔棋。”

“喂!臭小子你瞎说什么!”苏放鹤一阵狂风似的冲到魏凌身前,因为身高差距太大,还特意蹲下身子与他面对面。

“就是叔公耍赖。”魏凌摇摇头,全然无视苏放鹤在拼命朝他使眼色,意思是让他不要在魏谨言和徐九微面前拆他的台。

“你这个小鬼头真是……”

想了想决定不与这个小屁孩儿计较,苏放鹤的目光放在魏谨言牵着徐九微的手上,恶寒地抖了抖肩膀:“都成亲五年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还这么腻歪,看得我这个老人家牙都要掉了。”

闻言,魏谨言淡淡一笑:“王叔,不如我来陪你对弈一局。”

苏放鹤:“……”这是威胁吧,他这侄子绝对是在威胁他吧,他都看到了那笑容里藏着刀光剑影了。

连连摇头,苏放鹤叹了口气。

这侄子什么都好,唯独只要说了徐九微半点不好,他就能兵不刃血把人解决掉。哦,现在还多了个小拖油瓶魏凌,惹到了他儿子也会如此。

“叔公,我不是小拖油瓶。”魏凌义正言辞地纠正。

苏放鹤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一抬头,对上魏谨言越发灿烂的微笑,还有徐九微那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方才知道刚才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苏放鹤:“……”

“啊!我忽然想起来了,我约了你岳父大人今日去品仙楼喝酒,我要出去了!”眼珠转了转,苏放鹤一溜烟就消失在梨花林深处。

徐九微看得嘴角直抽。

好像这一幕也经常上演。

每回都是苏放鹤欺负魏凌,或者口不择言说了什么,最后被魏谨言微笑着吓得落荒而逃。

沐秦天夫妇与他们比邻而居,两家离得很近,这也是为了平日里走动方便,所以苏放鹤跑去他们那边徐九微他们也不担心,随他去了。

“阿凌,meimei呢?”往日里总是看到魏凌身边粘着另外个雪玉团子,就是魏凌三岁半的meimei魏紫。

刚才苏放鹤说得不对,应当说,要是谁招惹了徐九微和魏凌、魏紫两人,都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娘亲,我在这里。”石桌后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魏紫扶着凳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张开手朝徐九微跑来,嘴角还粘着几粒糕点的碎屑。

“小心点。”看她快要跑下台阶时,徐九微连忙上前抱起她。

这两个孩子自出生起都不闹腾,魏凌从小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把魏谨言那副派头学了个十成十,奈何因为他还太小,看起来完全不觉得风雅,反而有些好笑。

至于魏紫,模样上来说更像徐九微,眉宇间却是魏谨言的样子,平时总喜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