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我害羞的宝宝,该长大了。

我害羞的宝宝,该长大了。

    温热的气息吹进耳朵,姜北心跳失序。

    云驰抓住她的手,在淤青处摩挲,动作轻柔得像是在安抚伤口。

    “为什么要遮住我?”姜北想他把手拿开。

    云驰放纵她不痛不痒的扒拉:“试试看,什么感觉?”

    姜北还没明白过来,手被带向左边的浑圆,触碰到自己的那团软rou。

    姜北害羞地想缩手。

    手被云驰禁在胸前。

    “摸摸看,要不喜欢,我就放开。”

    沙哑的嗓音在耳边作乱。

    随着他讲话,他的唇漫不经心地触碰她的耳朵。

    是故意的勾引。

    而她,似乎上勾了。

    对性的好奇犹如湖底的鱼钩,静静等待。

    湖面泛起涟漪,鱼儿在钩子上小心试探,生涩羞怯,但难抵诱惑。

    “什么感觉?”

    云驰覆在姜北手背,揉动她软绵绵的圆球,掌心感受到她胸口的心跳,快得异常。

    浑身又红又烫的姜北咬住唇。

    尽管看不见,也能想象出两人的姿势有多情色。

    他在身后抱着她,头搭在她的肩上,他的手盖住她的,放在她赤裸的rufang上。

    洗澡时曾无数次触碰过的地方,此时再碰,已然变了性质,甚至在自己的抚摸下,身体产生了舒服的感觉。

    “会觉得讨厌吗?”

    手指在粉嫩的rutou上挑拨。

    姜北被引领着,指腹碰到那粒轻颤的红点,酥麻麻的感觉流窜,逸出甜而不腻的颤声:“唔呃……”

    听到姜北的娇喘,云驰眯了眯眼,幽深的眸子看向倒映不出人影的车玻璃,略微惋惜地问:“讨厌吗?”

    姜北忍住嘤咛:“不……”

    左胸的乳尖被自己捏住,羞耻得不行。

    云驰手往下,没移开,也没再桎梏她:“按我教你的,摸摸看。”

    姜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听他的,鬼使神差地照做了。

    起初,她还有点害怕,但随着酥麻的舒服感蔓延,她渐渐开始大胆起来,揉弄胸口娇嫩的红点。

    蒙着眼睛的掌心炙热,耳边听见云驰喉结滚动的声音,温热湿润的气息呼在耳后。

    车里藏着潮湿黏稠的旖旎风光。

    数分钟后,云驰把她的手带向另一边浑圆,声音沙哑:“闭上眼睛,转过来。”

    姜北摇头,浑身浸了红。

    “我害羞的宝宝,该长大了。”云驰牵着姜北的手,摸揉右边的软团子。

    修长的睫毛在掌心扇动,像羽毛挠动,云驰身体的某个角落若有似无地痒着。

    他在姜北耳后、脖颈落下吻。

    一个、两个……密密麻麻,每一个都像在教她成年人的事,潮湿色情到极致。

    姜北从没想过,光是被吻脖子,就能感受到比抚摸私处更加色情的情愫。

    耳边水声潮涌。

    在浪潮汹涌的吮吸里,姜北转过身体,紧接着,云驰的唇闯进她的口腔,将她整个填满。

    姜北闭着眼,能听见他站起的动静。

    随着他的站起,头顶的空间似乎变得狭小拥挤。

    云驰握住她的手去抚摸右边的rufang。

    姜北舌头酥麻,胸口也是,头脑产生一道道白花花的眩晕。

    在吻了数分钟后,云驰挡住她的视线,坐回原位,把她的手锁在胸口:“别停,继续摸它。”

    感受到炽热的视线,姜北动作有些放不开,细嫩的肌肤上热得渗出一层薄薄的汗。

    心里有什么,似乎在被云驰强势地闯入,强行打破。

    “在我面前,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不会笑话你,也不会觉得你yin荡。宝贝儿,放开点。”

    姜北躺在房间里,脑子还残留着车上云驰对她说的话和两人在车上做的事情。

    房间门响,打断她的旖旎,姜北下床,跑去开门。

    江丹青拿着医药箱站在门口:“mama能进去吗?”

    姜北让开:“嗯。”

    江丹青把医药箱放到书桌:“听辛爸说你受伤了,让mama看看。”

    姜北还想说没有,但突然想到:“辛爸怎么知道?”

    “还能怎么知道。你不说,你小男朋友可都一五一十跟你辛爸说了。”江丹青略带责备。

    姜北:“你们别怪他,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的。”

    “撞哪儿了?mama看看。”

    “这儿。不严重,我抹药了。”姜北指指胸。

    江丹青先是一愣,开起玩笑,声音仍泄露一丝担忧:“幸好都是原装的。”

    姜北没笑。

    她只是迟钝,但这个迟钝在熟悉后,可以通过观察习惯和表情弥补。

    而她对江丹青,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对不起。”看着江丹青掩着担忧,故意开玩笑逗她,姜北心里愧疚。

    “不怪你。来,mama看看伤得严不严重。”

    江丹青拉着姜北坐到床边,在看过伤口后,说:“等下吃晚饭的时候,跟辛爸mama说说今天的事?”

    “好,可好玩了。”姜北放下衣服,想起今天特殊的游玩经历,脸上漾起笑。

    随即,江丹青又问:“小男朋友知道你伤哪儿了吗?”

    姜北脸色微红:“他怎么跟辛爸说的?”

    “只说你受伤了,担心你自己瞒着,让大家多留意。”江丹青心里已猜到7、8分。

    姜北心虚地说:“不知道。”

    “那脖子上的,也是撞的?”江丹青一眼看穿。

    回来还没照过镜子的姜北迷茫。

    江丹青看了看四周,起身取来梳妆镜:“照照。”

    姜北对镜自照,没察觉什么不对。

    江丹青把镜子后移。

    姜北一看,脖子后面,好些吻痕。

    姜北掩耳盗铃地捂住后颈,表情虚的不能再虚。

    江丹青失笑:“mama是不反对你们交往,也不是那么保守的人。毕竟我跟你爸爸也激情过,知道情到深处,有时候会把持不住。但是,他这么明显地留下痕迹,对你终究不太好。这话辛爸也跟他说过了,mama跟你说,就是希翼你能知道。”

    “我,我……”姜北结巴。

    “今天晚自习先请假吧。吃过饭,mama带你去医院检查下。撞到胸,可大可小,还是检查下比较放心。你这后面,去学校被人看到也不好。”

    姜北点头:“那我给小元电话,让她把我的模拟卷给双双,让他带回来。”

    江丹青笑起来:“你这小男朋友心计挺深的。他说,你有要带回来的东西,让你跟他说,他晚点跟手机一起送过来。”

    “什么?”姜北彻底被搞懵了。

    江丹青美人蹙眉,开始为女儿担心了。

    论起心机,她女儿连人家一个小角落都没有。

    想女儿请假去检查身体,还含沙射影这么多道环节,也真是难为他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