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大家已经分手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大家已经分手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江如珩站在云驰面前,咬紧牙关:“姜北是不是在里面?”

    云驰讥笑:“是又怎么样, 不是又怎么样?”

    江如珩对峙云驰:“让我进去。”

    云驰眼神转冷:“你说进去就进去?大家俩关系没到能参观对方房间的地步吧?”

    江如珩不想跟云驰扯皮,只想知道姜北会不会受伤,他企图推开云驰。

    云驰一把揪住江如珩的衬衫衣领,压在墙上,眼底露出戾气:“江如珩,别逼我揍你。”

    江如珩握住云驰手腕,用蛮力往外扯:“她不是你的玩物,你不能那样对她。”

    云驰皱眉,从刚才到现在,他都不懂江如珩在说些什么。

    云驰松开江如珩:“是她又怎样?”

    江如珩想起短信里疑似姜北遭到性虐待的照片,气愤捏紧拳头,但房间露出的装修,又跟照片里的不一样。

    关心则乱的头脑恢复一丝清明,江如珩问:“你有没有对她……”

    江如珩讲不出口。

    云驰怒意燃烧。

    只要一想到姜北会跟江如珩zuoai,云驰胸口堵得利害,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

    他信姜北说的,他们之前没做过,但不代表以后不会做。

    云驰想要放弃的念头,被强烈的占有欲占据上风。

    云驰宣示主权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跟她的事轮得到你管?我才是她正牌男友。”

    江如珩愣神,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他没空想这些,只想确保姜北没受到什么奇怪的对待,他推开云驰:“你让我见她。”

    云驰自然不肯,刚好心里火大,被江如珩一推,顺势一拳打向江如珩。

    江如珩嘴角开裂,流出血。

    云驰揪住江如珩:“还不明白吗?她跟我来酒店还能做什么?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以后给我离她远点。”

    江如珩读懂话里的意思,心里也来了气。

    他挥拳回击,冷声:“离她远点的人是你才对。”

    江如珩没学过武,但力气大,云驰没防备挨了一拳,脸上也挂了彩。

    云驰挡住江如珩的第二拳,击打他的腹部:“找死。”

    江如珩腹部绞缩,弯下腰,但又不肯罢休,索性抱住云驰腰部往门里撞。

    云驰被抱住,没想着挣开,反而一个肘击,敲向江如珩的背部。

    江如珩疼痛不已,额头流出冷汗,更加使劲推撞云驰。

    云驰被推得踉跄,退向房内,在即将摔倒前,一个借力旋转,将江如珩翻落在地。

    江如珩跌倒在海洋球里。

    云驰出手,一拳落向江如珩。

    眼见拳头要落下,江如珩随手抓来数个海洋球,砸向云驰。

    云驰躲开球。

    江如珩趁机一跃而起,接连挥拳攻击云驰。

    云驰抬臂格挡,面对江如珩破绽百出的拳脚,又一记拳攻击江如珩。

    江如珩脸颊被打,愤怒地挥拳攻击云驰。

    云驰本来可以躲开,却硬生生接下这拳,只为更用力击打江如珩腹部。

    江如珩挨了一拳,愤怒地抱住云驰,撞向门。

    云驰为了避免撞门,身体转了半圈,不慎踩到一颗滚在地上的海洋球,重心失衡,倒进海洋球。

    江如珩一个扑进,全身压在云驰身上,胡乱挥拳。

    云驰身材高大,倒进海洋球,就像落进软绵绵的棉花,一时找不到支撑点,只能先抬臂防卫。

    江如珩果断脱掉束手束脚的西装,再次攻击:“你凭什么拥有她?你有哪一点配得上她?不过是仗着她喜欢你!”

    一句一拳,拳头随着不满越来越重。

    云驰护住脑袋,暗咒一句,双手夹制江如珩双手,弯曲膝盖猛攻江如珩腰部。

    江如珩被连踢数下,疼得弓身。

    云驰趁机反制发疯的江如珩,扭转他肘部,推向一侧。

    江如珩侧翻,倒进海洋球。

    云驰一个跃身,占据上风。

    海洋球在打斗中不停滚出围栏。

    两个大男人在海洋球上拳打脚踢,往死里殴打对方。

    就在两人发了狠要打死对方时,突然听见姜北的声音:“你们……”

    两人同时看向房间。

    姜北出现在门口,忧心忡忡、神色紧张地看着两人。

    她仅着一件浴袍,浴袍上下两处开口在走动中松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姜北看到两人脸上的伤,被甩的难过和担心心疼一起涌上心头。

    姜北眼泪泛起:“你们在干什么?”

    “cao!”云驰率先起身,跑向姜北。

    江如珩翻身爬起,紧张地问:“小北,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云驰直接拦腰扛起姜北,推上房门,冲江如珩嚷道:“给我滚出去。”

    江如珩哪里肯,也跟进房里。

    他刚进房,就见姜北的衣服落在一边,两人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江如珩苍白的脸色出现一抹淡红,再看床上的姜北,正被云驰拉紧浴袍,用床单盖住大腿。

    见江如珩进来,云驰眼神阴鸷:“我再说一遍,给我滚出去。”

    江如珩撞见自己jiejie的情事,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心里,姜北远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

    江如珩呆愣原地,喊:“小北。”

    听见江如珩亲昵地喊姜北,云驰醋意横生。

    他起身,显然是想暴力赶人。

    姜北抓住云驰手腕:“不要打他。”

    云驰怒气郁结,眼神幽沉地看向姜北:“你心疼他?”

    反正已经分手,也没关系了。

    姜北伤心地说:“他是我弟弟,你别打他。”

    空气凝滞。

    整个房间,没一个人说话。

    云驰看向江如珩。

    在江如珩身上,找不到一丝与姜北相同之处,但一切,又全都说通了。

    “表弟?”云驰的狠劲丝毫没收敛,反而愈加不爽。

    姜北喃喃:“亲弟弟。你别伤害他。”

    云驰瞳孔轻颤,仅一秒,气质大变。

    原先的凶狠消失不见,云驰“嘶”了声,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胸口:“挨打的只有他吗?我也受伤了。这里好疼,他力气也忒大了。”

    他们有血缘关系,还是亲的。

    云驰不至于搞不清状况,非要在这种情况下争个胜负。

    姜北泪痕未干,贴近云驰检查伤口:“你要不要紧?”

    相比皮肤白皙的江如珩,皮肤略黑的云驰伤口看起来好很多,加上姜北看到的画面,是云驰压着江如珩打,自然认为江如珩是弱势的一方,不自觉便偏帮江如珩。现在听云驰这么说,姜北发觉云驰也受了伤。

    “疼,他下手太狠了。”云驰告状。

    姜北看向江如珩,他伤得也不轻。

    姜北不忍心责备,担心地问:“你还好吗?”

    江如珩摇摇头:“我没事。”

    云驰回头,瞪向江如珩:“你看够没?”

    “我……”江如珩看着两人亲昵的举动,耳根漫上红。

    姜北担心两人再打起来,说:“双双,你先出去。”

    江如珩看向姜北:“我去外面等你,大家一起回家。”

    “我会送她回去。”云驰不爽。

    姜北对江如珩说:“我马上出来。”

    江如珩关上门离开。

    云驰吃瘪。

    姜北咬唇,缓缓开口:“我替他向你道歉,你别怪他。”

    “你要跟他回去?”云驰冷下眸,不悦地问。

    姜北点点头:“大家已经分手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云驰胸口发堵。

    刚才说过的话变成子弹正中心脏。

    云驰烦躁地揉弄头发,随后耐下性子说:“姜北,我问你。当初大家是不是要两个人都同意才在一起?”

    姜北抬眸,带着哭腔:“嗯。”

    云驰又说:“那分手是不是也要两人都同意才能分开?”

    姜北迷茫,拿不定主意。

    云驰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所以,你想分手吗?”

    还不等姜北开口,云驰接道:“你要是不想,大家就不分。”

    姜北眼眶泛红,抿紧嘴唇不说话。

    她不想分,但是她不想让云驰为难,而且刚刚太丢脸了,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云驰。

    云驰不敢大口呼吸,静静等着。

    良久,云驰放柔声音,一向桀骜不驯的人罕见的卑微:“宝贝儿,大家不分手了,行不行?”

    姜北眼泪断线,连连点头。

    云驰胸口石头落地,绷紧的身体不受控地轻颤,他深吸一口气,紧紧抱住姜北。

    姜北头埋进云驰胸口。

    云驰抬起微抖的手,在姜北脑后停滞了下,才抚摸着她的头,轻哄:“好了,别哭了。这次是我没做好。我随你处置,好不好?”

    说着,云驰抬起姜北的手,在自己胸口狠狠敲了两下。

    姜北额头抵着云驰的胸,摇摇头,又心疼地摸摸他说受伤的胸口。

    小小软软的手在胸上抚摸,明知姜北没那个意思,云驰裤子还是凸起帐篷,胸肌激动地抖了下。

    云驰后仰,喉结明显滚动,即使知道答案,仍问道:“宝宝,大家能不能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姜北又哭又笑:“双双在外面等我。”

    云驰认命:“得,我自作自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