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第二天,姜北说她有重要的会,不能请假,云驰给她做了早餐,陪她回家换衣服。

    姜北到家时,江丹青在餐厅吃早餐,看见她回来,连忙放下碗筷,小跑着到厨房,躲窗边往门口看。

    云驰站在花园入户口,身材高挑,背影挺拔,虽然气质变了许多,江丹青还是结合江淼跟她描绘的昨日情景,猜到了是谁。

    原先江淼跟江丹青说,jiejie看上了。她还有些高兴。

    姜北结不结婚,她都可以,但总归希翼姜北能幸福,以后她不在了,能有个人,爱姜北、疼姜北、陪伴姜北。

    后来听江淼添油加醋说了发生的事情,她就知道,姜北兜兜转转,心里还是那个人。

    江丹青走回餐桌,问姜北吃饭没?

    姜北回她,吃了。

    江丹青躲窗边时,姜北有些紧张。

    人是她故意带来的,原本就是想给江丹青先容她的男朋友。

    江丹青问她今天上不上班?

    姜北说,换个衣服就去。

    江丹青说,去吧,有什么事,下班回来再说。

    江丹青这么说,姜北悬着的心落了一半。

    姜北回房,换了衣服,跟江丹青说了句,上班去了,出门跑去牵云驰的手。

    姜北一出门,云驰便转过身等她,看见他们家里,有不少人躲窗户边看他,其中还有刘姨。

    大约是云驰看见了他们,一群人作鸟兽散。

    云驰看向姜北,眉眼染上笑,不禁紧了紧手心,把她握牢,他知道,这次她是打算陪在他身边。

    云驰送她到单位后,去了顾思源家,让他叫人,说有很重要的事想请他们帮忙。

    云驰这么一说,顾思源立马叫人,等人一来,一个个都觉得,是很重要。

    7个平均身高188的男人坐在顾思源家的客厅沙发,讨论着怎么跟人求婚。

    在场的人,仅一个傅睿旭是已婚,还是家里安排的,是先婚后爱,讨论期间,傅睿旭全程都在偷师,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该补上求婚的流程。

    顾思源和郑永年情场经验丰富,但没求婚经历,还大多是被人甩的,可见在浪漫上,也是没什么天赋的,瞎出主意倒是一把手。

    柯辰,一个研究哲学和佛学的冷疯子,剖析了一堆人们为什么在乎这些形式,但具体怎么做却说需要用心。

    谢晓楠是不婚主义者,求婚这事挺戳麦泽洋心的,不过他和陈建斌还是靠谱的。

    酒店求婚、草坪求婚、热气球、无人机、还挺有模有样……但云驰不满意,总想着给姜北一个特别的求婚。

    几番讨论后,顾思源忍不住吐槽:“驰爷,你人昨天才追到,今天就想着求婚,你问过姜北没?她要不同意呢?”

    讨论一上午,没得出个结果,云驰眉头拧紧,反问:“我不正打算问她么?不然我为什么要求婚?”

    其他人被堵住了嘴。

    一个个,没法辩驳。

    云驰知道其他人不理解,但他清楚自己为什么着急。

    他能陪姜北的时间太短,一年、两年,于他们而言,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别人的一、两个月多,他不想浪费跟她的时间。况且,他无名无份了12年,当然要尽早给自己争取到名份。

    几人商榷下来,云驰得出一个结论。

    难怪他们这群人,大部分都单着,这个忙,他们是帮不上了,还是得靠自己。

    见时间差不多,云驰离开顾思源家,去接姜北下班。

    路上,云驰仍在想着求婚这事,时不时留意周边的情侣,想从他们身上激发点灵感。

    到了姜北单位门口,云驰坐在车里,看着姜北从单位走出来,朝他挥手,突然开窍了。

    他要给她的,或许可以不是独一无二的,但一定要是她真正想要的。

    姜北上车,说今晚要回家,云驰便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姜北担心冒然带云驰回家,江丹青会让云驰受委屈,所以让他先回去,说她请了两天年假,明后天可以陪他。

    云驰什么也没准备,也不会空手上门,同意了,转头就去准备上门礼物。

    姜北在家吃过晚饭,坐圆桌茶室,跟江丹青和辛康盛开家庭会议,江如珩因为在医院值班,所以缺席。

    辛康盛对云驰是没有个人好恶的,江丹青的态度就是他的态度,所以姜北说服的重点是江丹青。

    江丹青问她,是不是非云驰不可。

    姜北实话实说,说不是。

    江丹青和辛康盛没想到姜北的回答是这个,一时没反应过来。

    姜北告诉他们,她从来不是非云驰不可。以前她听江丹青的话,跟他分手,是因为她觉得家人比云驰重要,觉得自己比云驰重要。现在,她依旧认为生活的重心不会围着一个人转。她有家人、朋友、有份没想象伟大但她热衷且擅长的工作……因为这些,她知道,哪怕是异地,哪怕以后聚少离多,她和云驰也会像江丹青和辛康盛一样,是幸福的。

    江丹青问,既然不是非他不可,为什么不再跟别人试试呢?

    姜北最终说服江丹青,是引用了稻盛和夫的一段话。

    “人这辈子,千万不要马虎两件事,一是找对爱人,二是找对事业,因为太阳升起时要投身事业,太阳落山后要与爱人相拥。大家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两个东西,一个是价值感,另一个是归属感,价值感来自于被肯定,归属感来自于被爱。”

    她被很多人爱着,她也爱他们,但对云驰的爱,是独一份的,不同于其他人。如果她在拥有其他人的爱的同时,也拥有他的爱,她会更幸福。

    这两句话,打动了江丹青。

    浴室里,水雾弥漫,姜北笼罩在水汽中,水珠在身上游走。

    那时候不够坚定的感情,经过12年的酝酿,她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现在的她,也学会了如何成熟地解决冲突。

    因为他的等待,她对他们的以后是乐观的,哪怕会被证明她错了,她也不想错过,留下遗憾。

    姜北围上浴巾浴帽,从浴室出来,一出来,就见到阳台有人影,她吓了一跳,心想,又来?

    姜北跑去开阳台门,能翻她家墙的,除了他,还真找不到其他人了。

    一身方便行动的低调黑装,戴着黑色针织帽,站门口等她,像是失落的小狗,劲酷的外表,干着翻墙的勾当,摆着委屈不舍的表情。

    姜北好笑地问,她家层高至少3、4米,她住二楼,他到底是怎么翻上来的?

    云驰说,他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这一晚。

    这下,姜北没了赶他的理由,让他进屋,叮嘱他记得关门。

    云驰在阳台就注意到姜北只围着条浴巾。

    骨架纤瘦,身材丰腴,白皙的肌肤裸露在外,锁骨延伸的肩头,泛着刚洗过热水澡的红晕,酥胸半露……

    脊椎一股冲动直冲发麻的头皮,下身也胀得像要撑破裤子。

    云驰不想姜北认为他翻墙进来是想zuoai,那跟采花贼有什么分别,便借口去洗澡,用冷水一遍遍浇身体的火,发现怎么也降不下去,只好靠手解决一次。

    等他把自己用外衣束缚严实,掀了被子上床,抱住姜北的刹那,理智的弦断了。

    糟了,今晚这采花贼当定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