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的雕塑和装置作品,是最基础的,供大众参观的公共单元。

凌敏同池妍拿着门票入内,里面是各种主题群展,大都是来自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创作。

零用钱

早餐是吐司加煎蛋火腿。

尽管简单,但足以让池妍意外。

秦墨问她:“你昨天晚饭吃的什么?”

池妍如实报了餐馆的名字。

秦墨眉头蹙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赞同她的随便。

他将早餐分盘装好,又从咖啡机下接了一杯咖啡。

池妍注意到他取了一个杯子,正疑惑,秦墨用眼神示意她将微波炉打开,里面有一杯早已叮热的牛奶。

很明显,黑咖啡是给他的,而牛奶是给她的。

两人在偌大的餐桌两头分别坐下,秦墨问池妍:“今天有什么打算?”

这个问题真的把池妍难住了:她是学生,据说今年大四,还有三个多月就毕业了。

学校如今已经没有什么课程,她本学期主要的任务是找实习找工作;可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她完全不确定自己能做什么工作。

秦墨看出了她的迷茫:“这几天正好是画廊周,你要不去看看吧。”

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也不用担心什么,我让凌敏陪你;正好最近换季,你可以去商场逛逛看有什么想买的。”

秦墨口中的凌敏,池妍曾在医院见过好几次,。

她同方恒一样,也是秦墨的助理,不过是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同池妍岁数相当。

虽然方恒作为男人,更方便池妍支使,但逛街这种任务,凌敏确实更合适;只是她囊中羞涩怎么办?

秦墨似乎看出了她的烦恼。

“我昨天帮你取了些零钱,连同补办的信用卡一起放在你手提包里了。”他道,“不过要买什么最好还是刷卡,更方便一些。”

真周到,池妍心想。

两人继续用早餐;相比池妍的慢条斯理,秦墨要迅速许多;池妍吃好后,秦墨已经离席。

她于是将他留在餐桌上的餐具,同自己的一起收了。

秦墨打好领带从卧室出来,见到池妍正端着餐具研究洗碗机的池妍,蹙了蹙眉道:“放着吧——”

“家政今天就回来上班了,这些事让她做好了;顺便再让她先容个煮饭的阿姨给你,至于口味方面,我很少在家吃饭,所以不用考虑我,按照自己喜好来就可以了。”

他说完,抓着外套就出了门。

偌大的公寓一下子空旷起来,池妍望着房间出了会儿神,才去卧室找到那所谓的“零钱”。

整整两沓百元钞票,恰好两万块;和现金在一起的还有一张信用卡。

这卡池妍认识。

花旗银行的ultima至极黑卡,不能个人申请,一般都是由银行邀请开通,额度据说至少百万起——

只是她手上这张明显是副卡,秦墨给了她多少额度,她也猜不准。

将卡和现金收好,池妍回头撞见那凌乱的床铺,脸忍不住又有些发烫。

床单被褥必然都是要换的,这么羞人的事,她也不能等着家政来做,只好自己动手——

家政阿姨上门时,正好见到池妍将换下来的床单丢进洗衣机。

她有些意外,第一个反应是老板打算换人,然而仔细一看池妍,又觉得不可能;于是连忙赶过去接过池妍手中的活。

“你是秦先生的女朋友吧?哎哟,可真漂亮。”家政阿姨一面设定下洗衣机的程序,一面问打量着池妍问道。

池妍可不好说自己同秦墨的关系,于是笑笑表示默认;家政阿姨于是连忙自我先容起来。

从她热情的叙述中,池妍解到:

阿姨姓王,是附近某家政企业的员工,固定每周周二、周五、周日来一次秦墨公寓,主要打扫卫生、送洗衣物等事情。

要是赶上周末秦墨在家,也会简单地煮一些家常菜。

“换洗的衣服、床单被罩啊放脏衣篓里就行了,要特别熨烫的,你取出来放沙发上我就知道了;还有啊,你有什么需要什么东西:蔬菜啊、水果啊或着其他的,贴张纸条在冰箱门上就行了,我都可以帮你们买回来……”

见池妍不像秦墨那般严肃,家政阿姨忍不住有话多。

池妍想起秦墨交代的事,心想这王阿姨既然给秦墨做过饭,应该也能兼任煮饭一职,于是便同她提了这事儿,谁知对方听完直摆手。

“做饭倒是能做;不过我做的东西可不怎么好吃,也就是秦先生不挑才让我周末帮忙做做饭菜……可这一个月也没几次,要天天吃怕就受不了了,再说,我还有另外一家要上门做清洁;也不能天天过来,不然我另外给你先容一个吧。”

家政的重点在于她不能胜任煮饭,但池妍却从中抓了一点——秦墨在吃上面并不挑剔。

池妍于是按照自己的口味提了几点要求,王阿姨很快便给了推荐并打电话帮忙约了人明天来公寓见个面。

等一切搞定,tea凌敏正好也到了。

这次的国际画廊周选在本市有着“都市学问的新地标”称谓的红X厂艺术区,共有有18家画廊、4家非盈利艺术机构参与。

这两天画廊的重要展览均集中开幕,正是看展的好时期。

凌敏开车来接池妍,贴心给她打印了几份从网上搜索来的宣传资料,池妍一面搜索一面看完资料,目的地也就到了。

户外的草场上展出着大型的雕塑和装置作品,是最基础的,供大众参观的公共单元。

凌敏同池妍拿着门票入内,里面是各种主题群展,大都是来自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创作。

当代艺术

凌敏可算是大开眼界了。

她一直以为艺术展不过是画和雕塑什么的,没想原来还有眼前这种形式。

机械、音乐、影像、AR、VR……视觉与听觉结合、虚拟与现实的交叠;生活中常见不常见的东西被以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陈列在一起,便成了展厅里所谓的“艺术”。

但要真问她看懂了没有……凌敏表示,她就算看了讲解依旧云里雾里。

“你都看的懂吗?”她忍不住问池妍。

池妍蹙眉:“也不是。”

当代艺术本身扑朔迷离,短时间内很难建立起自己完整的一套规范体系,一时半会儿很难让人真正认识理解清楚。

况且现在的艺术圈也有很多内幕:有时候一些拍卖出的天价艺术品,不过是靠发达的营销及传播手段创造起来的:标题随性浮夸,解析不知所云,至于体现表达了什么——

有时候艺术家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初衷,抑或那只是纯粹癫狂意识的产物。

她怎么就选了艺术专业呢?那明明是有钱人的游戏。

国内的大学在艺术这块上基本是象牙塔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