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式教育,并不会提供学生太多美术馆画廊之类的艺术机构接触机会;不自己掏钱出去进修和社会实践,根本都不知道学的东西跟社会脱节。

再说艺术圈里的许多信息和常识都有很强的隐蔽性,没有金钱铺路;不知道经过许多年的历练才能够对这个行业有一个较为完整和成熟的认知。

她要是学的是美术,大概毕业后还能去商业画要不就是转行做室内设计,偏偏她学的是艺术管理,据说大三细分课程时选了当代艺术——

池妍简直佩服失忆前的自己。

国际画廊周,“国际”二字也只体现在个展上,除了艺访单元有两家苏黎世的中型画廊,展场全是国内青年艺术家的作品。

池妍兴致缺缺带着凌敏沿着弯弯折折的展览路线走马观花,不过一个上午就出来了。

就近吃了个午饭,两人继续去逛商场。

池妍不熟悉路,凌敏理所当然地帮她决定了目的地。

一路开车过去,池妍明明没有记忆,可当离目的地还有好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就已经反映过来了——凌敏带她去的是号称本市顶级豪侈品聚集的X光天地。

PRADA、EL、GUCCI等国际一线大牌均在那设置有旗舰店,而且她还知道,这些旗舰店货品“零时差”,每一季新品与其在巴黎店或纽约店中展示的毫无二致。

“我说穿那条更好看些?”试衣间出来,池妍亮了亮左右手里的两身衣服

“都好看。”凌敏坐在沙发,“真的好羡慕你哦,身材这么好,carefully穿什么都好看。”

许是恭维,许是礼貌,不管池妍挑什么,凌敏基本都说好。

池妍忽然想起个问题:“你们秦总还让你陪过其他人逛街吗?”

“啊?”凌敏一脸不解的看着池妍,仿佛没听清。

“没什么,我刚自言自语呢。”池妍也就不再问了。毕竟凌敏只是一个实习生,她在秦墨身边算不上长。

X光天地明显是凌敏消费不起的地方,池妍逛了一会儿发现凌敏只看不买,纯粹是陪自己,于是也不恋战,早早地结束了这场逛街。

一个下午的战绩只有两条裙子,一件上衣,一对耳钉,一双高跟鞋。

本来池妍看中的远不止这些,但第一次刷秦墨的卡,她也摸不准对方是否大方,又有多大方,收敛一些总归有备无患。

晚上秦墨没有打电话告知池妍是否晚归。

池妍等到天黑,只好自己主动了次,结果电话打过去就被掐断了,秦墨回短信告诉她晚饭自己吃。

然后池妍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

她又不会做饭,她问他回不回来吃干嘛,再说,他早上也说了他并不怎么在家吃饭,她要天天打电话问他这事,怎么都感觉像查岗似的。

她想,等明天煮饭阿姨上岗,她得借这事同他约定一下,以后他要是不说便默认是不回家吃,他要回来便提前说一声,阿姨也好多煮些饭。

一个人去楼下的餐厅吃了个晚饭又散步消了会儿食,池妍回到公寓时,秦墨还没回来。

池妍打算等他。

她的那些购物袋都还摆在客厅的茶几上,想的是看看秦墨在对她花钱方面的态度。

但干坐着无聊,池妍决定找本书看着等。

书房很大,但图书并不多,稀稀落落的摆在书架上,大都是什么金融投资、管理学、营销学类的图书,中英文都有。

池妍看不懂也没兴趣看、翻了半天好不容易从里面找到一本传记。

传记讲的是一个直言不讳的美国传奇商业巨子,力挽狂澜,把一个即将宣告破产的汽车集团拯救过来,并扭亏为盈,成为行业巨头的故事。

内容挺好,可惜故事讲得一点不生动,池妍看了不到三分之一便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许是逛了一天太累了,池妍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她甚至还做起了梦。

梦里她是一个高三的学生,整天被数理化搅得头疼不已,直到家里给找了家教才好些;可惜那女大学生教了两个月忽然有事不能继续,于是先容了自己同学过来。

那同学是在一个午后来的,佣人来唤的时候,池妍正在午休,她一番整理出到卧室,客厅里已经端坐了身材高大的一个少年。

单看后脑勺应该就是一个学霸。

池妍沿着楼梯拾级而下,少年听到脚步站起身转头;然后池妍看到了一张英俊的脸,斯文谦和,但隐隐中透露着一种冷峻。

“你就是云老师先容的同学?”她问。

“你好,我叫秦墨。”他点头,再次抬头的时候,目光正好对上她的目光。

那一瞬,池妍心跳微微加速了两秒。

冤家

秦墨其实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眉骨高,眼窝深,有些混血的深邃。

但池妍平时鲜少直视秦墨的眼睛,因为他整个人的气势总给她一种压迫感,让她不怎么敢与之对视。

但梦里的秦墨明显不同,他目光澄澈,里面仿佛有山林湖泊。

池妍直直盯着厅中少年,一时竟忘了反应,然后她听到少年又开口了。

他说,醒醒。

池妍只觉有什么东西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他睁开迷蒙的眼慢慢清醒过,然后他见到了真实的秦墨。

“你……”

眼前秦墨放大的脸与梦里那个斯文俊秀的少年重合,连眉头微蹙的神情都那么一致,池妍抓着他的手就想问他以前是不是做过她的家教——

然而转念一想,梦里的事又怎么当真呢?

他比她大了整整七岁,她十七八岁时候,他二十四五,按照媒体的报道,他那时早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了,怎么可能会去给她当家教呢?

“你回来拉。”硬生生地转了个弯儿,池妍从沙发上坐起身。

“怎么在这儿睡着了?也不怕着凉。”秦墨问她,语气听不出关心还是责备,过了会儿又补充了句,“去屋里睡吧。”

“嗯。”池妍应声,起身回房。

她脑袋里还想着刚才的梦,全然忘了茶几上那些购物袋;走到半路才转头看秦墨,只见对方开灯进了书房。

“你还不睡吗?”

“还有点工作要处理。”

明明卧室那边隔出来的巨大办公室才是他平日加班的地方,但他却进了书房。

池妍挑眉,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房继续睡觉。

秦墨回复了几个邮件,洗完澡上床时,池妍已经再次熟睡。

似乎是感到了躺下来的秦墨,她翻身就朝他身边凑,蹭着身子迷迷糊糊往他怀里靠。

她今天穿的不是睡衣裤,而是睡裙。

秦墨低头就能看到领口里那大肆泄露的春光,那柔软隔着衣料压在他胸膛上,将他原本积攒已久的睡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