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一下子消了个干净。

“好好睡觉。”他忍不住拉开她,帮她把被子掖好。

然而没一会儿,她又靠了过来,抓着他的胳膊将脸抵在他的肩头,嘴里还无意识的咕噜道:“让我靠会儿……我好累。”

累?就逛街买了那么点东西就嫌累?。

她以前的战斗力可比现在强多了,每次换季,他都要做好大出血的准备。

她高兴地时候喜欢买买买,不高兴的时候更喜欢狠命地刷他的卡。

他倒不是花不起那个钱,但从小节俭惯了,每每看到她买一大堆昂贵又不实用的东西,依然会觉得rou疼。

而她呢?她永远不会内疚,只会轻蔑地看着她:“我早就说过了,包养我很贵的。”

那时候她多嚣张。

她那张嘴不饶人得很,总是爱逮着机会说一些扎他的话:什么不是有钱就能买来品位、什么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

秦墨看着怀中人嘟哝着张合的红唇,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

然而等真的俯身了,他又舍不得,只是磕上她柔软的双唇,用力地撬开她的齿关——

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一边用大手从她敞开衣领伸入她睡裙内,握着那挑事的丰盈挤弄揉捏,一边恶狠狠地吻她。

池妍很快就被憋醒了。

梦里她正在加拿大滑雪,忽然遭遇一场始料不及的雪崩——

她心有余悸的醒过来,庆幸地发现压在她身上的不是雪,而是秦墨;但对方却一脸狠厉,仿佛要把她吃了一般。

池妍连忙挣扎着推开秦墨。

她隔着衣服都能他饱身体的灼热,以及胯间勃发的情欲;但——

他是不是太激烈了一点?好像心理憋了什么怨气一般……她明明没做什么。

池妍睁着无辜的双眼,不解地看着秦墨。

秦墨最受不了的就是她这种眼神。

明明是她最先招惹的他,明明是他搅了他最初的创业,拆散了他当时的恋人。

可她倒好……一个失忆就把他们间的恩怨全忘了。

她凭什么,她凭什么把他忘了?

秦墨讨厌看到眼前什么都不记得池妍,索性啪的一声把灯关了。

然后四下黑暗的环境,池妍只觉秦墨仿佛化身为兽了一般,半点没有早晨的克制与耐心。

——————————

Word妈呀,一千多收藏,一章只有几个评论,这是都在养肥?

喜欢我这样cao你吗(H)

秦墨压着池妍,一面用长舌在她口中凶肆的掠夺;一面用大手粗鲁地在她胸前挤压。

他掌心炙热,用力按着她饱满软rou又抓又挤,粗糙的指腹刮过那战栗肿胀的rutou,直揉得她浑身sao动。

眼前一片黑暗,她却能清楚感觉得他气息,炙热又凶狠。

他的手仿佛带着电:揉捏、刮碰,任何一点刺激,都能带起电流一路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

胸前的软rou被他不住的挤压变形、恢复、再变形……肿涨地战栗着叫嚣更凶猛的蹂躏。

同样的,那饱满而柔嫩的触感相互作用般地挤压着他的手心,也让他无甚耐心。

伸手探入她睡裙底下,他挑开她的内裤,长指直入秘境。

他将手指整根嵌入,撑开她嫩滑的rouxue内壁深重地冲动、刮擦,掌心则切到她充血的花核不住旋转、挤压。

柔滑的肌理紧紧纠缠着他的手指,触感销魂,他并没多少耐心,只捅了十几下,感到她已经湿透,便将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托高她的臀,他勃发的性器轻轻抵开那湿润不堪便往里送。

她轻颤的花瓣收缩,有些排斥这忽然闯入的巨物,他却没由得她退缩,扣住她的腰,一个用力便将自己狠狠往她体内深处挺了进去。

疼痛,然后是撑得满满的酸胀,说不出的难受又满足。

池妍闷闷的呻吟了一声,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秦墨半点也不给她适应的时间,扣着她的腰肢便用力撞击起来。

以前,池妍并不喜欢后入的姿势。

每次他想要后入,她总会嘲讽他,说他是没有进化完全的野蛮人,喜欢像动物一样交媾。

不过是一个zuoai的姿势,她都能找到鄙视他的理由,好像她没有爽到似的。

秦墨张嘴咬住了池妍白玉似的耳垂,恶狠狠的吮,狰狞的rou刃每每一插到底直顶xue心,沉坠坠的囊袋打在她饱满的臀rou上,只发出“啪啪”的声响。

“舒服吗?”他用低沉而沙哑的嗓音问她,“喜欢早上的姿势还是这样?”

奇异的酥麻快感顺耳垂一路窜进池妍的脑海,下身的挫痛很快在身上人大力的抽插下渐渐变成一种难耐的痒麻……

池妍人还没回答,身体已经先她思绪一步泌出一大波润滑的液体,xiaoxue无意识地收缩着,一下一下绞紧xue内的roubang。

“看你咬的多紧。”柔嫩内壁不住蠕动着,又湿又热,秦墨舒服的轻声叹息,“说什么像动物的交配,你也更喜欢这样姿势对不对?”

他一面用大手罩住池妍摇晃的双乳,一面火热粗长的rou刃一下一下捣进她体内,刁钻而深入,每一下都顶在那要命的一点上。

过电一般的快感直冲得人头皮发麻;愉悦是如此的激烈,她几乎不假思索的就要点头,然而意识深处却有什么在排斥着这样的姿势,让她拒绝承认这样的欢愉。

手指紧紧揪着床单,池妍并不吭声。

身上的男人插到她最深处,冠状的凸起抵着她层叠的内壁不住抵刮擦、勾磨……哪怕下身的快感已如此清晰,本能的高傲还是让她咬紧了唇没有出声。

“喜欢我这样cao你吗?怎么不说话?嗯?”

秦墨等了半天都等不到答案,忍不住将手探到了她的唇边,发现她正紧紧咬着双唇。

就算失了记忆,还是一样的倔。

秦墨不知是气是疼,喘着粗气从池妍体内拔出来;把人翻过来两腿一分挂在腰上,挺着湿淋淋的大roubang便再次进入了她。

“说句软话就这么难吗?”他问。

然而并不待她回答,便抽送着硬烫的roubang始毫不留情地抽插起来。

他低头咬住她的乳尖扯起,扣着她的臀部,深深地退出,在她难耐地吸允着他喘息时,又狂烈地推进她体内深处。

他炙铁般的rou刃深重地挺进又抽出,每一次的尽根埋人都刻意摩擦着她的敏感。

激烈的快意之下,她找不到任何的依仗,只能无力的抓着秦墨,近乎痉挛地夹紧双腿,在他激烈的进犯下不断收缩和蠕动,喷溅出一股股蜜液,以缓解着要命的撞击。

黑暗将一切的感官放大。

他包裹的她的气息、起伏的心跳,他手掌、舌尖传达出来的guntang热度,他压在她身上的结实肌rou,以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