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1

分卷阅读21

    否定;直到秦墨再次从浴室出来

“刚才你手机响了。”池妍提醒秦墨。

见他拿起手机又试探地问:“是工作上的事吗?”

秦墨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许久后才说句“不是”,然后锁屏。

他似乎根本没有回消息和电话的打算;池妍想,也许自己想多了:对方可能只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罢了。

毕竟秦墨这样的男人,即便什么都不做,光是站在人群中便足够招蜂引蝶;要是有女人自作多情误会他的某些举动,似乎也是很正常的。

关灯,睡觉。

池妍第二日起床时,秦墨早已去了企业。

而中午的时候,她收到他的电话,说是有个艺术晚宴,问她有没有兴趣参加。

秦墨所谓的艺术晚宴,是市内某家艺术中心打造的一个年度性艺术盛典;意在以艺术为主题,通过打破行业之间的界限。

宴会在艺术中心的“版画沙龙”举办,共邀请艺术家、收藏家、策展人、影片人、音乐人、艺术机构负责人、企业家……等八十余位自不同行业的特邀嘉宾。

池妍想,也许秦墨是看她这段时间的迷茫,所以特地带她参加这么一个晚宴。

她于是便没有拒绝。

结果当晚,当她被凌敏载去目的地,在会场转了好一圈终于见着秦墨时,却见他正同一个女人站在一副画前聊天。

那是一个高挑的女人,礼裙下小腿线条优美,往上腰肢纤细、胸脯丰盈,而在往上那张脸,正是池妍前些天才在网上搜索,秦墨的前任——云岚。

两人正对着一副抽象画,来自某个不出名艺术家;池妍看了几眼,并不觉得那画有多出彩,有多值得画前站着的两人大肆讨论。

然而两人确实有说有笑的谈论着,池妍隔得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倒是旁边另外几个女人小声的议论,清晰的传进了她的耳朵。

“那个好像是秦墨啊,他旁边那个女的是谁……云岚?”

“咦,好像是哦,她怎么也来了?她去年底被拍到怀孕,现在不该是在国外待产吗?”

“对啊,也没见她老公来啊。”

“哎呦,我说你们两个,消息早过时了;还怀孕还老公……你看她这肚子,像是怀孕的人吗?人家早离婚了!”

“离婚了?真的假的?”

“真的,我还听说他老公在她怀孕在外头包了个情人,她气得动了胎气,后来孩子就流掉了……”

“啊?这么惨。”

“所以她就同他老公离婚了?那不是太便宜了那小三?”

“便宜不了。他老公本来就没什么经商本事,接手企业子集团的几年,业绩不升反降,还老是在外面给惹些麻烦事……前两年他家老爷子都看不过去了,就把他从家族董事除名,让他每月只从家族的信托基金领生活费……”

“老爷子这么狠?那好歹也是他亲儿子啊?”

“是啊,也不知他家老爷子怎样想的,反正那小三反是讨不了什么好处的。”

“那还图什么,真爱啊?”

“也不一定,也许是长久投资呢,要是生下个一儿半女,那情形就不一样了不是?不过要生没那么容易就是了。”

“也是。诶?那你这样说,云岚同他老公离婚岂不是也分不了多少好处”

…………

说什么艺术晚宴,再高雅,依旧挡不住人们低俗的八卦欲望。

池妍听着旁边几个女人叽喳,对云岚和其老公离婚的原因及后续一点都没兴趣;只是当她远远地看着云岚抬手别头发,光秃秃的无名指上果然没有婚戒时。

她再忍不住,起身便朝着秦墨走去,并毫不犹豫地挽了对方的胳膊。

“亲爱的,你在这儿啊,我可算找到你了。”记忆中似乎她也曾这样突然在秦墨和别的女人谈话时出现,甚至连台词都是现成的。

可当她真的挽上秦墨胳膊,接触到对方转投过来的视线时,她一个“亲爱的”哽在喉咙,怎么都开不了口。

芥蒂

一鼓作气的气势,随着理智的回神逐渐消解。

池妍抓在秦墨手上的力道慢慢放轻,有点撑不下去;好在秦墨先开了口:“来了?”

“嗯。”池妍小声应了一声。

这才对上一旁云岚的目光,然后,她见对方瞳孔明显地收缩了一下:“池妍?”

她认识她?

池妍转头疑惑地去看秦墨。

“你们以前见过的。”秦墨低声同池妍道,又转头向云岚说明,“她前段时间出了点意外,不记得之前的事了。”

“意外?”云岚诧异。

“车祸。”秦墨于是简洁的说明。

“啊……”云岚于是捂唇结束了这个换题,略带歉意的看着池妍;然后她注意到池妍搭在秦墨手臂上的手,不置信的看向秦墨:“你们……”

“是。”秦墨点头。

池妍也不知那个含糊的“是”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云岚脸色明显变得有些不好看;而秦墨则换了个姿势牵住池妍的手:“走吧,我带你逛逛。”

同云岚告辞;秦墨先是带着池妍逛了一圈会场;然后又带着她同好几个受邀的策展人和艺术机构负责人。

他不混这个圈子,和他们不过是某些特定的场合有过一面之缘;但还是带着池妍尽可能的同他们多交谈几句,想要让她借这简短的对话猜想、窥探他们的生活,决定以后要不要成为这样的人

池妍明白秦墨的用心,也尽量落落大方的同人交谈,只是整个过程,她总能时不时接到云岚飘过来的目光。

那让她忍不住怀疑,秦墨全程亲密地揽着她的腰,是否只是做戏。

毕竟分手男女再见面,总会不自觉地想要在对方面前证明点什么;而上次在野奢酒店,秦墨并没有表现出这般着紧她的样子,不然那些男人也不至于用那么的目光看她……

一场晚宴,池妍因为心头装着事情,并没有收获到太多有用的东西。

驾车回公寓,因为池妍例假来了,秦墨也没碰她。

两人先后洗澡,隔了好一段距离各自睡在大床的两边——然而,池妍根本睡不着。

她在想秦墨的态度:她想他故意在云岚面前同她举止亲昵,是不是因为还在意云岚;她想他的记忆里是否还残留着两人亲密关系的点点滴滴……

她还想云岚会不会悔恨,选了一个没什本事的富二代却错过了秦墨这么一只潜力股;她有没有想吃回头草的冲动,之前的短信是不是她发的……

她甚至会想,两人是不是发生过关系,他又会用什么样的姿势要她,会不会比对待自己温柔……

…………

明明初初住到这个公寓里时,她以为自己能很好的适应情妇的角色的;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忍不住想要更多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