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99

分卷阅读99

    知道你想杀了我,我给你这个机会。”

话落地,却哑场了大半日。

哑场之际,曹淮安想起了三年前的事儿来。

当时他无意救了萧婵之后才知晓她江陵侯之女,也便是曾与他有过婚约的女子,得知她如今是要嫁到幽州去,心苗很不是滋味,更不是滋味的,便是得知那群盗贼竟然是赵钧派来的。

赵钧想让萧婵死在并州,而后嫁祸于曹氏,萧氏必会为女报仇,这样赵氏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

他念赵钧乃是父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深究,但后来无缘无故收到一封请战信,是幽州赵氏的请战信,他让守城将军霍戟坚守并州城,能不刀剑相见便不刀剑相见。

可惜赵氏不知好歹,霍戟晾了赵氏三日才真正出击,赵氏兵弱,自然是大败而走。

霍戟没有料到赵氏会放火,他也没料到,赵氏不过是恃着与萧氏是姻戚才这般做的,周老先生亦说:“出师攻赵,萧氏必救,萧氏又于曹氏有恩,三兵相见,曹氏并不占上风,不如先使两家断开瓜葛,想让两家断了瓜葛,必须将江陵翁主掳走。”

碰巧赵梨煦在此时来信献计,周老先生深思了几日觉得此计可行,便促他回信。再后来他如愿以偿的带走了萧婵。

他不否认自己早就觊觎着这个波俏的人儿了,如今落到自己手中他晦念乱迭,迭起了自娶为妻的念头。

娶萧婵为妻,又可笼络南方萧氏,这一箭双雕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周老先生窥他意,让他寻赝手写了一封绝婚书,又废口舌促成这段婚姻。

只是没想到与这个波俏的人儿短短相处了几日,他从心里喜欢上了她,只想待她好。

利用她笼络萧氏的念头,早就飞到爪洼国去了。

砉然一声箭音,曹淮安的思绪骤然被扯回,他看到了一支如飞蝗般的箭朝着萧婵射了过去。

【下一章是回忆三年前的事儿吧】

第六十八章不了缘<【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六十八章不了缘

曹淮安面无表情的盯着缓缓行驶而来的贼船,贼船上簇着几面黑刷刷的大旗,贼人挥舞着手中的啮刀破斧,嘴里还嚷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粗话。

他们一副势在必得的丑模样,令人厌恶。

随曹淮安来的将士已做好与他们一决生死的准备,虽然对方虎体猿腰的,但是他们好歹也是曹淮安带出来的兵,每日起早贪黑的耍刀弄剑,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两个顶一应当是没什么大问题。

将士握着刀的手涔出汗,“君上,大家该怎么办?”

这几日曹淮安鲜少合眼,睡意待刚冒头,岔子又来,如此反反复复,他难免有一股怒气填胸。曹淮安拔出腰间的长剑,秋风黑脸地用衣袖擦拭了一下,发出一阵嗤笑,才道:“幺么小丑,不知好歹,杀了。”

将士声喏。

曹淮安今次到幽州办事儿,事儿办完了他即刻使船回并州城,不期被一群盗贼遮了道。

人人都说并州的盗贼无王法,能着衣而来光身而回都是幸运的,若不留点心眼儿,怕是要在这里立一块墓碑了。曹淮安派人去剿杀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如今倒好,自己找上门来。

曹淮安今次并没有彰明身份,贼人若知道他的身份,必定会望风遁去。

贼船渐近,两船碰撞的一瞬间,贼人扛刀提斧跳到曹淮安船上,他们双脚方沾到船板就迫不及待地大展身手。

刀剟颈,斧过颡,武不善作,刀斧交锋时难免有死有伤,这个rou翻血流,那个在抽搐中逐时咽息。

贼人人高马壮,却自信逾恒,散漫无赛,功夫又没练到家,仅过了一柱香,就被将士制服得七七八八。草头天子引颈瞧见这一场略无悬念却又惨不忍睹的厮杀,顿时羞得面如肝色、目眦尽裂,他鼻窍哼出一声声闷气,黑粗粗的鼻蕊都哼出了几根。

将士未料到他们是群银样镴枪头,不管从哪里看都比战场上的贼人弱上许多。

用丑话说,这是一群让曹淮安剑出鞘却未见血的人。

不过看这位草头天子,概是个不好招惹的人物,他右肩扛一斧,左臂挂坚盾,胸前札一虎,背上刺一狼,威武的身材惹人注目。

草头天子跳天索地,挑耳大诟:“今天我让你们瞧瞧什么是真正的功夫。”

声如地雷,将士身子抖了三抖。草头天子一个纵身跳下,不幸踩中船板上的小匣子,脚下没站稳,整个身子都往前跌扑,还顺带踒闪了踝骨,这般模样倒像是给曹淮安拜了个稽首。

此等场面着实引人哂笑不止。

草头天子直疼的五官扭打在一块,躺在板上哇哇叫,他摔得头破血流,脑袋愣愣闪闪的,刀还没舞,手就被人做成一个“倒背剪”丢在角落里去了。

贼人被制服,将士在贼船上下下细细寻了好几回,有人瞧见船尾躺着一个姑娘及一老媪,他们立即呟唤:“君上,船尾有人。”

草头天子在抢抢攘攘气氛里听到了‘凉侯‘的字眼,他着了一惊,忙扑甩两条大粗腿,道:“杀了她们!杀了她们!”

草头天子的反应勾起了曹淮安的好奇心,他寻声走去,却被草头天子用两脚绞住腿肚。

草头天子气力大,曹淮安险些掼个狗朝天。

眼尖的将士见主公被人困,飞也似的跑上来照准着草头天子的腹部就是一阵蹬腿狠踹,踹完又骂叨叨往他脸上吐一口nongnong的唾沫,道:“找死。”

草头天子吃痛,松开了脚,但嘴里还念叨着:“杀了她们!”

曹淮安没有采揪他,连个眼神都没给,迈步就走。

方才狠踹草头天子的将士拽步赶去,才行数武,又和前头忙迫的来人打了一个胸厮撞,他哎哟一声摸摸鼻子,摸得一手鼽衄,抬手碰碰额,又碰到一颗大核桃。

好在大家都是兄弟,更相咒骂了一声也就作罢。

曹淮安来到船尾,他让人把姑娘唤醒,这些大老粗,并不知如何唤醒是一个女子,曹淮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唤醒一个女子。就在将士你攮我我攮你时,姑娘自己醒来了。

那姑娘眼未睁全,嘴先开,乳声乳气的呼道:“啊啊啊啊,翁主!翁主!翁主跳海里了。”

众人闻有“翁主”跳海了,心中一骇,这“翁主”死在并州,可不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