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01

分卷阅读101

    是个穹厚之人,他算盘打得滴溜响,知自己乃是一舆羽,无论如何也抵不过曹氏,将萧婵当个棋子活生生的利用着。

赵钧无故凭陵并州,曹淮安气愤填胸,才使出了计谋罢了。

砉然一声箭音,曹淮安的思绪被扯回,他看到了一支如飞蝗般的箭朝着萧婵射了过去,是身后的一名将士放的箭,将士放了箭后便咬破后牙槽的毒自尽了。

曹淮安大惊失色,大喊:“不要!”

言语并无法阻挡那只飞箭。萧婵看着箭如飞蝗,由远至近,箭掠过她颈侧,直贯身后人之咽喉,一股温热的颈血溅到她眼上。

赵方域不迭出声,应弦而倒,将将毙命,身子失了气往后倒去。眼看就要一齐跌落崖,萧婵似觉后方有人奋力推了她一把,她往前倾踣,落入到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是曹淮安接住了她。

颈上有痛感袭来,萧婵喉中发出一声幽咽似的声音,伸手一摸,掌上尽是殷血。是箭剌过颈侧了,她细皮嫩rou的想来颈侧定是皮开rou绽。

心里这般想着,萧婵不自觉一笑,手像棉花一样搭在曹淮安腕上,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气息渺渺,一个字也无力说出口。

曹淮安颤颤的捂住颈侧,血还是一滴又一滴从指缝中涔出,没有收止之貌,他看着血,眼泪夺眶而出,“蝉儿……婵儿……”

曹淮安横抱起她一路狂奔。萧婵不知这是去哪儿,勉强睁开眼却发现看人看物都变得红通通的,应该是目中碜入了赵方域的血。颈侧上的口子仍在裂开,愈来愈疼,疼到心苗去了,她脑袋一搭抗,在疼痛中昏去。

萧婵做了一场又一场沤梦,如坠如脱,钻骨的疼痛愈发清晰,让她欲死复活,欲活复死,

可自己为什么会疼?

哦,对了,自己与箭擦过,流了很多血,只是剌破了一块皮rou而已都这般七死八活的,而曹淮安的箭都险些透胸了,身子还是旺跳如常,真羡慕。

有人急匆匆撕扯她的衣裳,萧婵想反抗,四梢却动弹不得。

萧婵神志不清,只知道温湿的帕子一遍遍擦拭她肌肤,轻柔得像是给刚出生的弱婴擦揾拭娇肤,拭讫了,纂疼的口子又被敷上一团软糊糊、凉生生的东西,更疼了,但又好像没那么疼。

萧婵缥乎听见阿兄的声音,说话声渐逼清,说什么要带她回荆州,辞气带着怒气。

而后不知是谁摔了东西,乒呤乓啷的,萧婵想睁开眼气冲冲的说一句:能不能让我好好睡一会?

被挟持的几日,寝食全废,现在到了安全之地,还不让人好好躺桥,真烦人。

可是她受了伤流了些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想说的话只能在喉咙中变成嘤嘤的哼声发出。

哼声很轻,好在阿兄听见了,住了嘴不再吵吵嚷嚷的,耳根清净下来,萧婵也就睡了过去。

【唉,这章写了好几个版本,剧情也写了好几个,放了个最轻松的版本吧】

【后面会加快速度,我也想快点写完这本书了】

第七十章归荆州<【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七十章归荆州

【开启加速器】

萧婵是在颠簸颠簸中醒的,眼皮无意识的掀开,可神志犹在梦中,她一动不动的,连拥着她缳娘都察觉,一直快快到了息地才发现她醒了。

缳娘泣不成声,朝窗迭声说道:“翁主醒了,翁主醒了,少侯,翁主醒了。”

一声高过一声,几近破哑。

缓行的马车突然顿住,萧安谷调转马头,扬鞭抽打坐骑的三叉骨。

一阵慌乱的马蹄声由远至近向她们而来。

马蹄声一直至车前三武才止,萧安谷辔绳往后一拉,不顾四蹄未立定,他即刻翻身下马,脚下一趔趄,险些把踝骨给踒闪了。

萧安谷枭开帘栊,只见萧婵昧然不应,两眸黯淡,宛若瞽者。

“茑茑可是还痛着?”

他一时激动,霹雳喉咙大开,震耳欲聋,萧婵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埋进缳娘怀里摇头回应。

萧安谷近日东叱西骂惯了,闻meimei醒来,还多了几分惊喜,声音更是洪大。

她一个多月里在担惊受怕中熬过,受伤昏睡数日才醒来,这般大的嗓门儿,定让人三日耳聋。萧安谷赏给自己一个脑凿子,润了润嗓,温辞和气道:“很快便到驿地了,茑茑想吃什么,我让人趱前去备着。”

萧婵今回连头都不摇一回,就窝在缳娘怀里不动弹。

萧安谷与缳娘交换了眼色,叹着气放下帘栊,徐行至前头的驿地。

他这个meimei啊,就是个外刚内脆的人。

到了驿地萧婵不肯下马车,萧安谷耐心耐意、好言软语劝说了半日才挪步。

下车时,缳娘给她罩上面纱,免去又有不轨之人注目。

萧安谷在萧婵所居的房前前后后都布了兵,自己就寝隔室,稍有动静,能系意得子午卯酉。

用香泉汤沐后,一日都在外的神魄才一缕缕归来,萧婵对镜发愣。

缳娘侍立在后,门外履碎声渐近,还未款户缳娘便将门打开,是宛童,她手里端着汤药,还没进屋呢,那味酸苦直呛鼻。

缳娘用调羹搅动汤药,萧婵在镜中看到从碗里袅袅上荨的烟,出声问道:“大家这是要去哪儿?”

正搅动汤药缳娘听见她开口问话,内心惊喜不已,连洒了几滴汤药与外,“翁主,大家这是在回江陵的路上。”

她多半是猜到了,在睡梦中总听到江陵的字眼,她微微“哦”了一声,道:“昏迷的时候,我总听到阿兄骂人,他为何大发雷霆?”

缳娘不遽答,沉吟半日。何止是大发雷霆,都拔剑而指了。

萧安谷瞟见萧婵浑身是血归来,吓得不轻,再待曹淮安移开虎膺,见颈上大口子,血还董凝了,他脚下立不定,倒退了三步。

萧婵倾血如渖,脸色发青,多亏姚三笙马上施医才保住一命。

待收渐血,姚三笙拭汗呼气,道:“若再近三分,伤了筋脉,可就陨命了,这几日切莫让它伤处坼开。”

萧安谷得知前因后果,将一切过错归到曹淮安身上。

曹淮安也不为自己辩言一句。

曹淮安帐前将军霍戟在旁,听着萧安谷一句句谩骂,面色铁青,力为曹淮安分豁,萧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