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其他小说 - 仙路绿途在线阅读 - 仙路绿途(20)

仙路绿途(20)

    2022年11月27日

    第二十章

    “清曦……”

    林峰看着面前那美不胜收,胜似天仙的少女,不由得有些失神,喃喃自语道,随即便幡然醒悟,行了个不偏不倚的正礼,又在后面补充一句道,“清曦……仙子……”

    “……林公子。”

    绝美若天上之明月,地上之寒霜,恰如那漫天星辰,白雪闪烁不及其一丝风采的仙子,眼眸中的神采似乎一动不动,可语气似乎带着些许的停顿,最终轻轻说道。

    “请坐。”

    林峰闻言,坐于其下,抬起头来,一眼便雎见那少女容顾的轮廓,那完美无瑕的曲线,竟令这万景篱华都无法比拟,她服中的光芒,更是比那遥远的北极星还要璀璨夺目,竟不知从何说起,只觉得满目皆是星光,世间万物的光芒与焦点,似乎都汇聚在那人身上,令得连一向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的少年,都有些无言以对,内心深处似有千言万语,可凝在嘴边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讷讷一言:“许久不见……仙子风采更胜往昔……我……在下……”

    你……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美了几分。

    他心里如此想到,可落在嘴边的,却是一句句文质彬彬又挑不出毛病的措辞。

    林峰看着姜清曦的仙姿容颜,本该潇酒自如的他,此时却像个呆子一般,见到了绝世的佳人,似乎一切都模糊了起来,整个视线之内,便只剩下了那人的身影,容不下一抹尘埃,他只觉得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不似人间,亦非那倾城祸水……

    令林峰不由得自嘲起来,他竟像是那些凡夫俗子一般,被姜清曦的容貌所吸引,都有些撼不开目光,实在是俗不可耐,俗不可遏。

    可这偏偏又是事实,姜清曦还未出山试炼,便以仙影传遍四方,其美其华,更是无与伦比,令得无数才子天骄,做人鬼才,不惜敞门拜山,求见佳人一面,甚至连玄仙宫内部的无数师兄弟,都挤破了脑袋,许多人日日夜夜在少女经过的地方等待期盼,只想要一睹芳容,如此便心满意足。

    修仙界不兴如俗世武林那般弄个什么“美女排行榜”,毕竟修仙界中有头有脸,姿容过人而逍遥自在的女子,或背景极深,或修为无比高强,此类人物又岂能肆意评价?名次前后上下不均方为小,惹了那些足以万里搜神夺魂的存在,才是大祸。

    千万年前,便有人排个什么“仙魔两道绝世美女排行榜”,还不等他真的发布,便被那些被他排上榜的魔道绝世强者给抓住,抽筋拔骨,以烈阳之刑对待,最终形神俱灭,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就连在修仙界里背景极其深厚,号称底蕴比肩仙神的天机阁,也只敢排个灵宝神兵桥,天骄榜,似那些强者榜与美女榜,那是提都不敢提,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某些人。

    虽然没有公榜,可见过姜清晓姿容才貌的人,都不由感叹玄仙宫传人如此,世间绝艳,万万年难出一人,足以惊艳八荒六合,隐隐有作为正道第一美人的迹象

    林峰也不得不承认,姜清曦的美,不仅仅是外表,还有气质,灵魂,意志……似乎都那么的完美无瑕,乃至于,令人无言以对,再怎么挑剔的人,都会感叹她的美,是如此的惊人,一见便终生难忘。

    哪怕是在林峰那尽是绝色佳人的红倾知己之中,虽各有千秋,各有无数惊艳,容姿样貌都那般倾国倾城,万里无一,可无论是萧素雅的小家碧玉医者仁心,亦或是梅雨卿的若隐若现似山中精灵,又或者是高涟妤那豪放不羁,似荒原强风……相比起姜清曦来,都稍有逊色。

    “林公子到此,所为何事?”

    姜清曦眼眸一动,如明镜清潭一缕碧波荡漾一般,她目光微转,玲珑剔透,眼中的清冷淡然自若,平静如水。

    “我……”林峰张开嘴,脱口而出就想说出那句我想见你,可犹豫片刻,终究是止于礼节,说道,“是为了魔道之事而来。”

    “魔道?”

    姜清城服神微微颜抖,似乎有些失神,又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却是目光放空一会儿,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或者说是想到了什么人,她的语气冷了三分。

    “上次正道会盟的事?”

    是魔道…还是……为了……她?

    “嗯。”平复一下心情的林峰,又变回了那个沉着沉着,又足智多谋的男人,他并没有听出姜清曦言语中所表达的意思,也全然不知道他与梅雨卿那日的萄且之事,被面前这位明月仙子给瞧了个遍。

    他沉着地说道:“魔道平日里一盘散沙,这段日子却一反常态地默契聚集,自然是有所图谋,却图谋不小。”

    为了什么……刚才皇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他相信姜清曦作为玄仙宫的传人,皇帝的长女,自然也知道这些辛秘。

    赌公子和魏王碰面,地下风起云涌,就连整个邪心宗的三大公子部汇聚一堂,那些个三教九流也闻风而至……少年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与思绪,侃侃而谈。

    在姜清曦有几分复杂的目光中,她静静地听着面前这个少年流利如此,挥酒自如,竟似挥斥方道一般,意气风发,不出声,只是倾听者。

    “……所以,综上所述……”林峰停顿一下,说道,“我敢肯定,他们的发难之日,就是在过几天的陛下祭天大典上!”

    “……何以见得?”

    姜清曦缓缓出声,内心却复杂如此,红唇微启问道,“你又怎么敢肯定呢?”

    “我……我猜的。”

    林峰一时语塞,却是想起了梅雨卿那张笑意盈盈,又清纯魅惑的脸庞。

    “是因为那个女人吧……”姜清曦看得仔细,一眼便看见了少年服中的踌躇与闪烁其词,内心一片了然。

    又莫名有一丝不舒服不自然。

    “你有何打算?”

    她随即揭开这个话题,继续问道。

    “敌暗我明,自然是先下手为强。”林峰沉思片刻,如此说道,随即又想起来皇帝所承诺的帮助,这回他不会是孤军奋战,身后还有大华王朝作为靠山,自然也会有所能合作,所能调动的资源,于是补充道,“或以煌煌大势之威辗压之。”

    “如今京都周围布有精兵良将,龙气军势碾压而去,哪怕是在世仙人也抵挡不住,居中亦有萧元帅统领的玄武军,还有北境镇北候之精锐……”

    他说到这里,却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一般,一下子停住了。

    抬头一看,却见姜清曦面无表情,依旧那殷淡然如水,似乎还是那般淡漠。

    可林峰却目光闪烁,微微低下头,没来得一阵心虚,却是不由得悔恨起来,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萧元帅,那是萧素雅的亲生爷爷,林峰与她的那些生死同命,乃敢与君绝的事迹,至今都在京城的酒馆茶楼中被许多说书人传唱,为一时的佳话,令得多少国中少女为之感动。

    而锁北候的精悦之师,那更是重量级,浮屠军的统帅,便是前阵子闹得京城满城风雨,握得风云变幻,桀骜不驯的北境之花,高涟妤……而高涟妤与姜清曦上次的见面,虽然林峰并不在场,可光从宫中传出的消息来看,两人闹得很不愉快。

    此时提出这两个人相关的东西,这不是无异于在挑衅姜清曦吗?

    “嗯。”

    大殿之上的少女却是微微沉吟,点了点头,眼眸微垂,一缕阳光从窗口透过,遮蔽了她的神色,令林峰有些捉摸不透。

    “玄仙宫会全力出手的。”许久,姜清曦轻轻地说道。

    这是她的承诺,同样也是玄仙宫的许诺。

    作为玄仙宫的传人,未来玄仙宫的尊上,她有资格替玄仙宫做出表率,她的立场同样也可以代表这个正道巨擘势力的意思。

    听到这话,林峰内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玄仙宫在正道中的地位,至今都未曾跌下前五,无论是势力还是名望,一直都是正道仙门中名列前茅的存在,有姜清曦的保证,也表明了玄仙宫的承诺,自然令朝廷这边的压力大大减缓。

    可这轻松过后,林峰却又感到一股失落的意味。就这……吗?

    又或者说,他此次进宫,只是为了这个目的吗?不,不是这样的。

    他是想来见姜清曦,并且,想和她说一些真正想说的话,不应该说着这些事情的……可林峰沉默良久,姜清曦也垂目不语,两人隔着数丈而坐,却仿佛隔了千山万水一般。

    “……在下告退了。”

    林峰似乎有些受不了此刻的静默,主动起身,供手辞别,似乎带着一丝不舍的,转身离开。

    “你……”

    一直安静倾听着的仙子,眼神却又闪烁起来,似带着一缕迟疑,又似飘忽不定,仿佛天上的云朵一般变幻莫测,好似带着一分不确定,又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不由得轻声细语道。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言语虽轻,仿佛蜻蜓点水一般,然而又像是蝴蝶的翅膀,终将煽动一片暴风。

    闻言,准备离去的少年猛然回首,却见那如云中仙子,风中精灵一般清冷俏丽的绝美少女,脸上带着一抹红霞,竟胜过那天边晚顾的残虹,百花齐放的风景,不及她吞额上那一丝羞涩的颜色,令一切都黯然失色,也令林峰的心跳加速。

    “我……我……”

    林峰又重新坐下,思绪万千,有些结巴地说道,“我不知道说什么。”

    “哦。”

    姜清曦有些失落。

    “可……可我想来见你。”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林峰抬起头来,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紧盯着如明月清风一般仙女的吞巅,与那双清冷淡漠的眼神四目相对,似有几分忐忑,却又带着无比坚毅的倔强。

    “我很想很想。”他喃喃道,又坚定不移地补充道,“我这次进宫,就是想来,看看你。”少年的话语仿佛往那一汪宁静清潭中砸下颗陨石一般,令得一向淡然静默,处事不惊的女孩儿,有些不知所措,她下意识地想要逃离林峰那火辣辣的视线。

    可这火热的视线,又是如此的guntang,不仅仅带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速的追求与爱慕,还带着几分赤裸无比的……渴望。

    这令姜清曦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个人,他也会时常对着她露出这样的神色,投射出这般的目光。

    “林峰,和他……都是一样的吗?”

    姜清曦却不由自主地比较起来,又下意识地摇摇头,抛开脑海中突兀产生的念头。

    而少女移开目光,螓首微红的羞涩模样,却令得少年春心荡漾,不由得大胆得站起身,一

    步步走上台阶,朝着少女所在的地方,快步踏上去,仿佛咄咄遏人一般。

    他忍着内心的激动,看着那绝美的倩影在自己眼中放大,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至林峰与姜清曦的距离,不足数尺,几乎面对面。

    一男一女,几乎四目相对。

    少年站在她的面前,少女坐于高堂,却有些不知所措,目光闪躲。

    “我想见你,想知道你最近过得好吗?心情怎么样?是开心?还是忧愁?”

    他的语气归于平静,却又带着几分固执,又少了刚才的踌躇不前,多了一分旁往直前的心气。

    而相比起少年的攻势,少女则是有些茫然失措,她甚至连话语都说不出来。

    “我想你……”

    林峰的语气变得温柔无比,如那四季春风吹拂而过,带着那无限的柔情与感情。

    “最近,我却有一种莫名的伤感,悸动……生怕我有一天,再也见不到你……”

    林峰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似乎是内心激动的原因,又看着那向来清冷淡漠的姜仙子,眼神闪烁,素手紧握,表现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我有一种感觉,如果我不来……我会悔恨一辈子!”

    他自上次与姜清曦一面过后,便一直有这种感觉,这是他的直觉,他一直很相信他的第六感,这种直觉曾无数次应验,无数次帮他死里逃生。

    而那次过后,林峰感觉,他与姜清曦的距离,似乎变得很远很远……那抹仙姿情影,仿佛镜花水月,蜃楼幻境一般,好像泡沫一般,一触就破,这让他变得无比不安,甚至有些恐惧。在梦里,他仿佛着见姜清曦投入了别人的怀抱,笑意盈盈,媚眼如丝,与那人缠绵,与那人厮守……

    他却怎么也看不清,怎么也看不见,那人的脸庞,那人的样貌……相比能令姜清曦如此爱恋的人,应当是一位举世无双,天下唯一的奇男子吧?

    但林峰不能忍受!

    他……不想失去姜清曦……还有大家……

    所以,他今天来了,追不及待地来了,想受见她,想要将内心的话语全部诉说出去。

    刚开始,他却有些退缩与懦弱,甚至于都只敢谈及魔道之事,他感觉到,自己与姜清曦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也似乎完全捉摸不透,她的心思。

    可刚刚少女的挽留话语,却又仿佛一击重锤击打在他头上一般,令林峰醍翻灌顶,幡然醒悟。

    是啊,我来宫中,不是为了皇帝,不是为了魔道……而是为了你,为了姜清曦。激动讶然中,林峰又再一次感觉到了,姜清曦与他的距离,似乎并没有那么远。令他惊喜的是,姜清曦的内心……似乎还对他抱有一缕异样的情感。

    “清曦!”

    此时的他,却不再称呼公主亦或是仙子,而直呼其名了。于是,没来的一阵勇气,似乎令他前所未有的勇敏!“我喜欢你!”

    鬼使神差地,他脱口而出,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我想见你,很想很想!”

    这话语仿佛石破天惊一般,带着几分晴天霹雳的意味,竞令向来冰雪聪明,天资聪慧的姜仙子,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她的心中,确实是带着一丝欢喜的……

    “嗯。”

    她轻轻地答应,螓首却又往下垂落,似乎羞涩一般,令有些忐忑不安的林峰惊喜万分,心花怒放。

    而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姜清曦的眼眸盯着那红漆油亮的案板,眼中除却那羞涩与无额以对,还有一丝……深深的迷茫。

    听到了林峰的告白,姜清曦却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也没有那么惊讶,亦仿佛是理所应当,水到渠成一般。

    也似乎,帮助她做出了选择。

    最^.^新^.^地^.^址;

    &65301;&65363;&65302;&65363;&65303;&65363;&65304;&65363;&65294;&65315;&65296;&65325;

    “也许,和林峰在一起……才是我的归宿吧……”

    至于另一个闯入她心神的男人……权当是一场梦,让他出宫吧。姜清曦如此想到,竟有几分摆脱。

    看见美人含羞,仙子染尘,林峰怦然心动,却是忍不住伸出手来,食指与中指合拢,轻轻放在姜清曦那曲线完美,光滑似玉的白皙下巴上。

    少女肌肤那比牛奶绸缎还要丝滑细腻的触感,令林峰心神一荡。

    他轻轻抬起仙子的螓首,看着那张倾城绝世,独一无二的绝美吞颜,还有那双闪躲中带着几分羞涩意味的美眸,忍不住内心的悸动,轻轻低下头去。

    两人的心跳加快,在这空荡荡的大殿中,只着见两张脸庞越来越近,对方的心跳声在耳边,

    如此清晰,气氛愈发暖味不清。

    急促的呼吸,阵阵带着香风的吐息从姜清曦的鼻息中呼出,吹排在林峰的脸颊,令他感觉仿佛置身于花海之中。

    少年的嘴唇,与仙子那小巧精致的香唇,越来越近……似乎下一刻,便爱四唇相贴。

    而一门心思放在对方身上的二人,却并没有注意到在大殿之外,有某个苍老丑陋的老男人,趴在那冰冷的墙柱

    之上,正在透过那细小的缝隙之间,观察着大殿之中发生的事儿。

    “不不不!不!不!”

    脸上长满皱纹与老年斑,尽是黑斑黄疮的老太监,神色嫉妒扭曲,内心深处正狂乱的咆哮着。

    “公主是我的!公主是我的!是我的!”

    那如鸡爪一般千瘦,若枯木枝节一般的五指,死死抓住墙壁,死命扣动,在名贵御用漆木上留下一道道抓痕,发出一道道吱吱的声音。

    “离她远点!滚开!滚开!”

    “滚开啊啊啊啊啊!”

    强烈的执念,似乎催动了什么一样,老太监那浑浊黯淡无光的眼珠子里,骤然间变得明亮起来,却是整个瞳孔变得无比绯红,仿佛要滴出血一般猩红。

    那年固无比的境界壁障,竟隐隐有一丝松动。

    似乎听见了他的怒吼,大殿之中即将与林峰亲吻的仙子,娇躯一颜,迷离恍饱的目光霎时间变得清冷,那带着迷茫的意乱情迷似乎突然远去。

    她抬头便看见了林峰那张清秀,带着几分少年倔强的面吞。

    还有那缓缓按近,要与她亲吻的嘴唇。

    突兀地——

    姜清曦竟想到了上次在小树林,膳见林峰与梅雨卿的激情舌吻。林峰……你除了与梅雨卿,还与谁这样过?

    萧素雅?高涟妤?

    ……亦或是……姜清璃?

    骤然间,她竟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一股强烈的不适感油然而生。

    “你和几个女子如此亲密过?”

    少女清冷的声线,突然之间的出声,一下子打破了那暖昧无比的氛围。令林峰想要吻下去的动作篓时一顿,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只和梅雨卿亲吻过……

    他内心这么想,可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有些讷讷无语。

    瞧见林峰服中的闪躲退缩,还有他的无言以对,姜清曦没来得一阵厌恶与疲惫。素手一推,推开了林峰的身子,令二人的距离保持在了一个不远不近的间距。

    “清曦……”

    林峰有些错愕。

    “除了我……你还对谁如此表白过。”

    林峰哑口无言。

    姜清曦轻轻闲上服眸,只感觉到一阵疲惫,过了许久,她睁开眼睛,带着一丝希地问道:“那以后,只有我一个。”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哪怕是冒着违反誓言,道心破碎……

    “对不起。”

    沉

    默许久,林峰只能如此说道。

    他听出了姜清曦言语中所表达的意思。可他终究是放不下。

    放不下萧素雅、放不下梅雨卿、放不下高涟妤……甚至,还有些放不下姜清曦的meimei,姜清璃。

    林峰放不下这些情感,也无法给姜清曦一个保证。

    正如他的好友明心和尚所言,他终究是个多情又痴情的人。

    “林峰。”

    姜清曦的语气依旧是那么清冷,犹如万年不变的太阴星辰一般,可她说出的话语,却又显得那殷苍白失色。

    “……我累了。”

    言外之意,便是不想再看到他了。

    林峰默然,只得拱手道:“在下告退。”

    他转身离去,却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仿佛真的离开这个门,便真的会失去自己生命中最珍视的某样东西。

    脚步轻柔又缓慢,似依依不舍,明明只是短短的一个大殿到门槛,却仿佛相隔千万里一般。越是离姜清曦越远,林峰内心的撕裂感就越重,似乎他一不留神,身后的这位仙子,便爱乘风归去,再也不见。

    在他跨过门槛前的一刻,却听到了身后突然传来一句话。那原本缥缈平淡,清冷如月的声音,竟带着一丝颜抖。“你愿意……与我再登孤楼,共观明月吗?”

    林峰的脚步一顿,停在原地。

    他突然有一种想要转身,在奔而去,拥抱住那轮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孤冷明月。

    可他却给不了她承诺。

    与其说林峰是个多情而痴情的人,不如说,他是个贪心的人。与其说是放不下,不如说是舍不得。

    “对不起。”

    他再一次道歉,一步跨过门榓,头也不回。

    他舍不得姜清曦,却也舍不得萧素雅,舍不得梅雨卿,也舍不得高涟妤……

    林峰一步跨出,就见到那拿着扫帚,正在殿外打扫的老太监,却突然冒出一股杀意。

    似乎……只要杀死面前的这个太监,就能改变一切。

    但他最终还是沉就着,在风雪中下山而去。

    林峰终归是林峰,亦有自己的骄傲,他把这内心冒出的杀意,看作是自己躁郁后的怒火,他亦不屑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意老太监出手。

    那会显得他很没品。

    他来时志忑,走时沉默。

    可他是林峰,终究是名动天下的俊杰,亦是独一无二的天才。林峰走了,徒留大殿内的仙子,有些失魂落魄。

    那美眸竟有些模糊不清,平日里目槐千里的眼眸,此时却连案上三寸都着不清,似乎一团雾气遮蔽住她的视线,点点薄雾在眼前,挥之不去。

    姜清曦闭上服睛,忍住不让雾气成水,却受不住内心的痛苦与煎熬。有那么一瞬间,只要林峰回头,哪怕是回头看她一眼……

    哪怕只是哄骗她。

    她也愿意,就算是从此道心陨落,从此长生不在……也在所不惜。

    可林峰也有他的骄傲,他不会在她的面前撒说。她知道。

    但她还是心痛,心如刀纹。良久良久……大殿内一片寂然。

    直到一个苍老胆小的声音响起。“公主殿下?”

    她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清冷平静,淡漠如水一般的滴仙子,可语气却并没有那么冰冷,反而透品着疲惫不堪的意外。

    “有事吗?”姜清曦轻声说道。

    “您、您没事吧?”老太监小心冀翼地问道,“饿了么?要不要我去煮点东西?”

    听见老太监那胆小又怕是冒犯到她的话语,以及其中的关心,姜清曦内心没来得一暖,轻声道:“不用了。”

    “哦!”

    老太监低眉信首的模样,可内心却是乐开了花。那个叫林峰的男人,无功而返了!

    太好了!

    就你还想和我抢公主殿下!没门儿!

    正当老太监窃喜的时候,姜清曦站起身来,似乎想出去散散心,轻启莲步,踏下台阶,停在了林峰刚刚坐下的地方,服中神采复杂。

    而走到老太监面前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看着低着头,微微弯腰,显得愈发矮小的老男人,突然开口道:“你刚刚在殿外偷窥了,对吧?”

    “啊?”

    一下子被拆穿的老太监有些惊谎失措,他瞬间指头挺胸,装作一副无华的模样:“没……没有啊!我在扫地,对!扫地扫地……”

    可两人的身高却有些差距,身姿高桃的姜清曦比老太监高出许多,本就因年老体衰,骨骼萎缩的老男人在她面前,就像是大号一点的侏儒一般。

    “是吗?”

    姜清曦美眸一动,却是丝毫不信。

    虽然刚才因为与林峰的交谈接触,让她无瑕分心用神识照应四周。可刚才境界壁障松动的感觉却是丝毫不作伪。

    而整个皇宫中,能够如此牵动她修行境界的,也只有面前这个矮小苍老的老太监了。

    “是!”

    “对!没错!老奴刚才确实偷看了您和那位林……公子的对话。”

    可明白自己被完全拆穿的老男人,却一反往昔的唯唯诺诺,变得有些激动,乃至于那瘦削的身躯不断颤抖:“老奴承认,老奴嫉妒了……嫉妒他能和公主您那般接触,您能对他那般好……”

    “尤其是刚才您差点与他亲上,老奴更是恨得心痛,心如刀割,恨不能取而代之!”

    “公主!公主!我的公主殿下!”

    下一刻,老太监的举动却是令姜清曦始料未及的。

    这向来只敢隔着老远对准姜清曦隔空装渎,taonong粗大roubang的老太监,唯独在射精时刻敢把jingye往她身上射,平日里偷偷摸摸在饭菜里加点佐料的猥琐老男人,这回的行为竟出乎了她的意料。

    “啊?!”

    姜清曦的惊呼中带着几分惊谎失措。

    只见老太监猛然扑向了姜清曦这位绝美仙子,宛如飞蛾扑火,又像是赖蛤蟆扑向白天鹅一殷,乘着仙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扑进了少女的怀里。

    “我爱您啊!我好爱您啊!”

    一头扎进了那挺抜丰满,高耸入云,温软无比的柔软双峰之中,少女的酥胸发育极好,年仅十八年华的仙子,一对玉乳胸脯虽青涩,却己不逊于那些丰乳豪奶的妇人,形状更是完美无暇,如此丰满浑圆的乳rou,却不见有任何下垂的迹象,那么的高耸挺技,依托在一层肚兜,一层素身修衣,外衬的一层纯白衣裙下,都显得如此璀璨夺目,让人挪不开眼睛。

    老太监供着鼻子,只感觉整张脸完全陷入了那比水波荡漾还要柔软的乳rou海洋之中,两座玉峰便是那悬崖峭壁,乳沟深不见底,几乎要把他整个脑袋都埋进去,只看见几根带有杂毛的脑袋被那纯白的衣物所紧紧包裹着,可堪得高耸入云的酥胸玉乳之中,那朴素纯白的衣裙,也遮蔽不住其中的春色,修身的白衣更是令酥乳的曲线展现得淋滴尽致,唯有那星星点点衣襟中,解出些许白腻无瑕的肌肤,便让人口千舌燥,浮想联翩,而微微露出的冰雪肌肤,却比那屋外的白雪还要耀眼腻人,只能隐隐约约从那修身朴素无华的衣裙中看见,那侧面可见的惊鸿一瞥,管中窥豹,却是如此的硕大饱满而令人心生向往,恨不得揭开衣片,观之全貌。

    鼻沟深深嵌入那深不见底的乳沟之中,四面八方尽是满满的少女清香,乳rou上传来的浓郁芬芳,比那花园中的百合牡丹还要浓烈,用力吸上一口,就仿佛连自己的胸肺都被净化了一般,感觉那乳香浓郁,扑鼻而来,甘甜可口,如那奶香馥郁,新鲜出炉的牛奶一般,让人几乎忍不住要狠狠地咬上一口,将这乳香吞入腹中,细细品味。

    而老太监的手臂则是紧紧抱住了仙子的柳腰,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又是如此的纤细,又带着几分少女的味道,不若那妖娆无比的水蛇腰,亦不像是生育过后的妇人那股带有点点赘rou,手臂划过,便是一马平川,又像是江河缓缓,平坦流淌,似带着一抹柔软,却又像是紧绷一般,如青涩年华,似那惊鸿过隙,一触而永生难

    忘,这种触感的美妙,令老太监流连忘返,更是死死地抱住公主殿下的腰肢,一刻也不敢松开,生怕自己一松手,这美丽的仙子就要化蝶飞去。

    “你……你……大胆!放开我!”

    平日里老太监那胆小低下的卑微模样,加之朝夕相处也有段时日,让姜清曦对其不假多少防备,却不曾想一不留神便被老太监给如此突袭。

    老男人身上那股男人独有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这roubang与卵囊都大得离谱,足以骇人听闻,如水袋气球一般硕大圆鼓鼓的春袋yinnang中,酝酿出的浓郁精臭,阵阵挥发而出,直扑仙子的秀鼻,轻轻一吸,既刺鼻,又有一种令人浑身瘫软的气味儿。

    似乎想到了那天夜里的回忆,令得少女有些失措,不由得呵斥几声,正要推开扑在她身上的老太监。

    “啊!”

    果然下一刻,这很琐大胆的老太监,便将他那双千枯瘦弱的手掌一把抓住少女那高挺而又耸立,浑圆丰腴饱满,挺翘无比又弹性十足,紧致丰满的青涩玉臀,妥时间,那如鸡爪一般的肮脏十指,便深深陷入了少女那柔软而又青涩紧致的臀rou之中,哪怕隔着几层衣裙亵裤,老太监都能从手掌与指头上感受到少女蜜臀的曼妙与舒适。

    那白嫩柔软,浑圆挺翘的臀rou,就仿佛抓住了一团柔软无比的大白面团,无比弹性,轻轻一碰就能感受到上面的rou感汹涌,手指被那丰腴的浑圆软rou所包裹,好似他紧紧抱住那美妙的蜜臀,而那仿佛玉盘一般,浑圆无比如那精致圆月一般的臀rou也因为相互作用,而紧紧裹住他的十指,十指深陷的痕迹,在仙子那纯洁无比,没有任何人亵读的玉臀上留下了清晰无比的指痕,老太监轻轻揉搓一下,阵阵臀rou层层袭来,又似乎像是把手指深陷细腻绝伦的棉花之中,摸不着那骨骼的痕迹,唯有那延绵不绝,仿佛波浪一般一层一层堆叠而成的绝美臀rou,组成了这绝世曼妙的腰臀。

    而他则像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和面师傅一般,手指肆无忌惮地揉搓摆弄着仙子那纯洁的臀瓣,将那本该浑圆若玉月轮盘一般完美形状的臀rou,给拉扯伸长,又忍不住像是在捏面丸一般,发力挤压,将这完美无瑕的蜜臀给拉扯揉捏成各种形状,一会儿指尖发力,手掌拉长,将那完美的半圆形臀rou给弄成椭圆形的模样,一会儿又手掌手指发力,死命得往内按压,溢出的臀rou从手指缝隙之间漏出,形成了一个鲜明的痕迹,将整个臀瓣给碾压成一个仿佛饼状的模样,显得无比yin靡。

    老太监粗糙的手指在姜清曦那娇嫩无比又纯洁无瑕的娇躯上肆意妄为,不时的力度令得仙子都感觉到一缕痛意,可却感觉被老太监触碰到的地方,传来无与伦比,又无法形吞的火热感。

    “公主!仙子!清曦仙子……”

    老男人将整个脑袋埋进少女的双峰之间,说出的声音经过了衣物与乳rou的过滤,变得沉闷无比,尤其是那老男人急促的吐息,贪婪地汲取着乳沟中的乳香与少女体香,又重重地呼出热气,透过好几层的衣物,打在了少女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上,让姜清曦不由得颤抖几分,那白皙光滑的雪肌之上,竟透出一点点鸡皮疙瘩……

    而下腹之中,那一马乎川,平坦光滑的娇嫩小腹部位,竟似乎莫名孕育出了一阵阵火热感,下腹深处的某个地方,似乎渐渐被唤醒一般,一种极火热,又带着些许湿润的感觉油然而生,又仿佛带有着一种魔力一般,那种浑身无力的特别感觉竞再一次出现,让平静淡然的少女,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而最令她心惊胆战的,则是自己紧闭合拢的两条修长美腿之间,突兀触碰到了一个无比巨大,粗壮无比,又仿佛带着无尽guntang火热,仿佛烙铁一般的东西。

    她自然不是像meimei那般什么都不懂,也更是在这几个月来,不止一次瞧见老太监胯下的玩意儿。

    那是一根粗壮有力,硕大无比,赤红发紫,乃至黑粗惊人的roubang,不仅长达三十公分之多,粗胜过寻常女子的小臂,那巨型roubang的顶部,则是一颗硕大无比,guntang发红发紫的guitou,不时吐出透明的液体,竟似乎有猛汉的拳头那殷大,呈磨菇状,环带冠沟,而冠状沟之下,那粗长过人的rou茎上爬满青筋,血管缠绕,两颗卵囊更是鼓鼓圆圆,似水袋一般,若是到了兴起跌宕,便会猛然收缩,喷射出无与伦比的海量精浆,仿佛水柱迸发,既腥臭无比,又白浊黏腻,似乎还带着那足以孕育生命的力量在其中

    姜清曦想着想着,既有一种对于此事的恐惧感,又莫名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放开我!”

    这回,仙子的挣扎终于用上了那强大的法力,娇躯微微一展,便挣脱了老太监的揉抱。强力让老男人忍不住后退几步,那巨大无比的roubang顶在那宽大的裤子上,竟都把那蓬松的裤头顶得绷直,仿佛长了第三条腿一般,在这干瘦的身躯之上,显得无比违和,硕大的guitou顶出一个大大的帐篷,甚至隐约能看见那冠状蘑菇一般的形状。

    “哈……呼……呼……”

    挣脱怀抱的仙子微微喘息,而略显大力的呼吸,令那本就高耸入云,挺拔无比的胸脯显得格外明显,似乎一颤一抖,那挺翘非常的酥乳也跟着一起摇晃,看得老太监胯下一硬,忍不住舔了舔嘴角,似乎在回味刚才在这对高峰之间的乳沟中,所弥漫的香气。

    还不等老太监反应过来,姜清曦就仿佛逃离

    一般地,飞快离开了大殿。

    留下老太监在原地挺着roubang,回味无穷,既有一种对自己刚才行为细细品味,又有一种胜过了林峰的得意感。

    可等待兴奋过后,他便是一阵恐惧后怕,躲回房间里辗转反侧,生怕回过神来的公主殿下会一怒之下把他赶出去……

    可左等右怕,等了许久,姜清曦依旧没有责罚的旨意,老太监才一阵庆幸无比。“公主殿下……你对我太好了!”

    他几乎感激流涕。

    可随即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伸出十指在空气中摸了摸,似乎还在感受刚刚所触摸到的,那弹性十足又无比紧致,仿佛带着万千青涩而又柔软饱满的蜜臀触感,喃喃自语道。

    “不会有错的……原来上次那个,不是梦……”

    原来,公主殿下也是人,也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吗?

    老太监那浑浊的眼睛转了又转,又联想起姜清曦刚才的第一反应……

    更加yin邪的心理,愈发浓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